选择预约时间

糊涂是福 亲情最真

姓名:徐耀珠    性别:女    年龄:49    癌种:胰腺癌

上海康复乐园选送    021-62946188                     

几次采访下来,笔者耳闻目睹了许多肿瘤病人的故事,这些故事中多少充满了些凄楚,彷徨和无奈,有的还让人心情沉重。

见到徐耀珠的时候,阳光明媚,而她的故事则更让人振奋,充满了幸福和欢乐,我们是以一种非常轻松的心情听她及她的爱人讲述那惊心动魄的往事的。

徐耀珠是上海环境学校的职工,以前干的工作是仓库保管,现在则是在门房做收发工作。

2000年的时候,她参加学校组织的健康体检,B超发现胰腺有占位性病变,立即去医院进一步做了CT、核磁共振检查,证实是胰腺癌。

最初,家人不敢告诉她,怕她受不了。丈夫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背地里唉声叹气,当面还要强装笑颜。徐耀珠当初也没太当回事,她不属于那种敏感的人,另外当时的症状不算明显,她有多年的胆结石和胃窦炎,吃完饭后中脘和后背的隐隐作痛,她根本不会联想到胰腺有问题,拿她自己的话说,如果不是生了这个病,可能连胰腺是什么东西一辈子也不会明白。作为一个普通人,知道胃啊、肠啊、心啊是很自然的事情,但胰腺这个器官,对于常人来讲显然是过于专业了。

医生告诉她丈夫,生这种病是非常凶险的,可能没有多少日子好活了。

听到这个消息,这个坚强的七尺男儿立马懵了,不知所措。家族的关系网迅速启动,不幸的消息让亲属朋友十分震惊,纷纷前来安慰并提供了有多有价值的信息。

正好,徐耀珠的姐姐认识中山医院的一位副教授,经过她的牵线搭桥,院方迅速接受徐耀珠入院治疗,在和家属谈话的时候,主任医师问他们愿意不愿意手术,话说得很明白,手术是“搏一记”,胜算难料,徐耀珠的丈夫这时早已是六神无主,没有太多医学知识的他们完完全全把决定的权力交给了医生。医生告诉他,这是一个很大的手术,根据影像资料判断,手术可能要切除肝的一部分,胃的一部分,胆囊要完全拿掉。

听到这里,他的心几乎都要碎了,如坠深渊。

第二天早晨八点,手术准时开始,徐耀珠的爱人蹲守在手术室外,心中七上八下,默默祈祷妻子能安然度过难关,因为知道是大手术,他也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带了水和点心。可还不到十点,主刀医生出来了,他心下一沉,意识到手术可能出麻烦了。

果不其然,主刀医生告诉他,手术无法进行,因为他们打开腹腔后发现肿块有六公分大小,被大大小小的动脉血管包裹得严严实实,无法分离,稍不留意,就会造成大出血,命丧手术台。

这台手术最终无功而返,打开的腹部又被原封不动的缝合了。徐耀珠的爱人想起了胆结石的事情,因为按老早的计划,这次手术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把结石拿掉。主刀医生不耐烦了:现在是还能活几个月的问题,还有空去管她的胆结石?一句话让徐耀珠的先生哑口无言。

主刀医生挥挥手,继续说到:还是去找找中医看看吧,继续住下去也没有多大意思了。

这句话无疑是宣判了徐耀珠的死刑!

徐耀珠的先生心有不甘,不愿意让自己的爱人就这样离开人世。

他平常的一个习惯帮了他的忙,他是一个报迷,不管去那儿,总喜欢翻翻报纸。他把家里积存的报纸翻了个遍,正好看到了99年对何裕民教授“零毒化疗’的介绍。

爱人还住在中山医院,住院小结也拿不到,他把片子借出来并请医生写了一个病情说明,义无反顾地直奔何裕民教授在上海中医药大学的办公室,那时候还是在零陵路校区。

何教授看了这些报告说的第一句话就让这位男子汉乐了,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我认为问题不大”,一下子,徐轻松了许多,感觉到了几个月从来没有过的快乐。

就这样,徐耀珠开始了在民生的治疗历程。

出院两个月后,徐耀珠终于知道了自己的病情,可以想象做丈夫的该是多么辛苦,把这样一个重大的秘密隐藏在心中该需要付出多大的毅力,朝夕与共的妻子如果不是还挂念她的的胆结石问题,这个秘密也许还会保留得更久。

服用中药和埃克信两三个月后,做了一次CT,病灶有所缩小,这让徐耀珠及家人十分开心,按他们的想法就是能稳定不再发展已经是不错的了,这也让他们对治疗真正开始有了信心,徐先生也终于舒了口气。

又过了三四个月,徐耀珠做了出院后的第二次CT,肿块进一步缩小,这下他们觉得情况在向好的方向转变,笼罩在他们头上的乌云正在慢慢散去。

因为听说经常做CT对身体不好,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没有再做过检查,只是两个星期定时到何教授那里改方,这一晃又到了学校每两年组织的体检。

在体检现场,他们专门叮嘱B超医生,注意一下胰腺部位的肿块,B超医生看来看去,看不出有何异常,在场的人都非常惊讶,觉得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对徐耀珠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喜讯,但不敢掉以轻心,拉上先生又去复查了一次CT,CT报告同样没有发现肿块,这标志着她已经痊愈了。

生病以后,家里的活都交给了先生,千斤重担并没有压垮这位有情有义的男子汉,他四处奔波,每次配的中药都要去医保医院转方,再一丝不苟的煎熬,妻子的完全康复兴许正是这份感情感动了上苍。

慢慢康复以后,妻子又自觉地把家务活揽到自己身上,她觉得丈夫这些年为了她付出了很多很多,夫妻之间虽不讲什么回报,但人心都是肉长的,她想只有更多的照顾丈夫的饮食起居,才对得起这份感情。

2003年,胆结石发展到难以忍受的地步,徐耀珠又去中山医院找以前给她开刀的医生,这一回,非常顺利,胆囊拿掉了,手术过程中,医生又触摸了一下以前的病灶部位,十分惊讶,给出的评语是“非常光洁”。

徐耀珠完全康复了,三周改一次方,两个月改一次方,半年改一次方,现在除因其他疾病来民生看看病以外,现在已经用不着服用任何药物了。

这次采访,原本以为他们是来看病顺带接受采访的,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得知消息专程赶过来的,因为他们打心底里感谢民生、感谢何教授给了他们又一次生命。

访谈中,徐耀珠神采飞扬,完全不象大病过后的样子,虽不是十分健谈,但对我们的提问非常积极,徐耀珠现在的工作比较轻松,做一天休一天,她表示,以后退休了,要经常来民生参加活动,为其他肿瘤病人献爱心。

他的丈夫非常敦厚,戴一副大框眼镜,言谈中饱含了对妻子深深的爱,他同时还是一位非常有爱心、喜欢助人为乐的人,因为她妻子的病例具有轰动效应,找上他们咨询的人络绎不绝,特别是中央电视台科技之光采访了他们之后,名气更大,经常有全国各地的电话打过来,每次有人求助,他都是尽心尽力地把自己的心得体会告诉对方,他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功德无量。

他告诉记者,前不久,接了一个徐州患者的电话,当时这个患者情绪极为低落,是哽咽着和他说话的,他说了许多鼓励支持她的话,并以自己妻子的实例告诉别人,胰腺癌并不是想象的那样可怕。

本想这件事就此结束,一个月后,又接到一个电话,感到声音非常之熟悉,可又想不起来是谁,直到对方告诉他就是以前给他打电话的那位病人时,他才恍然大悟,这时那个病人的心情已经大变,声音洪亮,信心十足,非常开心,这次是专门来感谢他的开导和指明方向的。

他有些语气沉重的说,在治疗肿瘤这个领域,还是有些混乱,比如某产品一个月价格上万,他们看准了上海人喜欢捡贵的买这种心理,这是让肿瘤病人雪上加霜。


0.060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