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预约时间

“舞”动生命

姓名:陈玉梅  性别:女 年龄:63       癌种:直肠癌

洛阳康复乐园选送      0379-63857769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这是洛阳康复乐园的陈阿姨带领着大家一起朗诵着《咏梅》,向命运宣誓。

火红色的丝绸大脚裤,翠绿的精致绣花上衣,一绾方帕,流畅的舞步,流动的身姿,合着《人间天堂》的乐曲,看得人如痴如醉。

大伙看得非常过瘾:“好不好?”

“好!”

“再来一个要不要?”

“要!”

在大家的热情期盼下,只见一袭白色的裙子,踩着碎花的舞步,从竹帘后缓缓移出,《枉凝眉》的音乐随之流淌出来,带我们进入如梦如幻的红楼境界。

如果不是主持人介绍,谁能想到,这位刚在市里夺得艺术大奖的舞者竟是一位55岁的阿姨,还是一位身患结肠癌两年的病人!

说起与舞蹈的缘分,陈阿姨年轻的时候便很喜欢舞蹈,但由于种种原因,失去了机会,退休后,老伴落下她一个人走了很多年,难免孤嘴薄唇,这再次萌生了她跳舞的想法,结果一发不可收拾,“舞蹈成了我的生命,是它挽救了我,没有它,我早被癌吞噬了。”陈阿姨这么说。

06年春节刚过,一天夜里两点,陈阿姨腹部疼,预感可能坏事了,“说实在,心情非常糟糕。估摸着1%的希望是良性的,99%是恶性的。”“整个晚上睡不着觉,直觉告诉我,出问题了,可是爱人去世好多年,没人商量,孩子也没法沟通。”当时的陈阿姨一点都没准备好,壮着胆子,第二天,一个人去医院做检查,“一路上心理特难受,到门口,不敢进,就在附近一直转,转到下午三点多钟,有点自欺欺人,最后看快下班了,硬着头皮,进去了,那医生说得可轻松,做了就完了,让我回家考虑考虑。”

陈阿姨四处问病友,他们都劝她:“住院吧。”

这天,她起了个大早,办完手续,“不清楚自己的病情,心理挺害怕的,琢磨着套大夫的话,我那心思就是想让他把病情告诉我,医生不告诉我,他不说恶性、良性,只告诉我不好的就切全部,好的就切一部分,‘只要良性,我请你吃饭’我将了他一军,‘这是不可能的,饭是吃不上了,’‘谢谢你,告诉我,我知道了。’听到这么说,很奇怪的,多天来心在嗓子眼,咯噔一下就放下了,还出去买了饭,吃了满满一碗,那几天,就属那天那刻最好受!”接着,陈阿姨下午还是照样跑舞协,教了一下午的舞蹈。

手术顺利地做完了,医生却告诉她,这病有可能转移,心理又不是滋味,“心想,拿完,不就得了,还复发,这病怎么这么讨厌,挨刀子了,钱也花了,罪也受了,事都完了呗。还会转移啊?心可紧张,什么时候轮到我啊,怎么办?怎么办?有段时间,考虑了很多。”

可有了舞蹈,陈阿姨什么都忘了,忘了疼痛,忘了烦恼,浑身流淌着音符。

3月出院,4月刚做完第一个化疗,为了应付那六个月化疗,“第一次打升白针,白血球一下升到了一万九,我们是工人家庭,挣钱也不多,就自个儿想办法,每天早上都去公园跳舞,当锻炼,我也喜欢,练到10点多、11点,根据自身情况,最少保持3个多小时;以前非常信任中医,面比较广,虽比较慢,但治本,化疗期间,一直吃中药,白血球直下500,从第二次化疗开始,再也没打过升白针、吃过升白药。”

化疗一结束,陈阿姨稍等体力跟得上,就出去了,直奔她的舞蹈队,为着舞蹈大赛做起了准备,为了庆幸自己的重生,为了完美的演出,自己设计衣服,跑遍周边的城市,拜访名师,学习舞艺,学好后,回来加入自己的感受,重新编排。

“你说这个病在身上,有时候不可能不考虑,时间越长,接触到的病友越多,看到他复发了,他走了,对心理造成一定的影响,有负担。”有一个同事兼病友就笑我,“倒霉事,不见得就会砸你头上,你老那么想,饭也吃不下,你再发愁,该来的还得来。”

为了与命运抗争,陈阿姨专门订了份报纸,一下发现了康复乐园,“我感觉大家在一块,心里面特舒服,在家里,没人说话,孩子们都上班,刚出院,又不能出去,特别难受的时候,就出门,找朋友聊天。

哪怕身体情况不允许,陈阿姨也要坚持出门,一到晚上,到广场,到公园、到乐园……走出家门。

“走出去,一片蓝天,天这么蓝,空间这么大,一定有我的立足之地,不要闷在家里,越想越难受,哎呀,我这么倒霉,我也没干什么坏事,得病人人都不想的,来了,就是怎么对付他。”

回到家也从不把自己当病人,家住在四楼,种了很多丝瓜,她也会爬上去摘,不太在意。

“我从来没觉得像病人,瞧我头发多黑啊,以前又黄又稀。有人不相信,拽着我的头发,这是你的头发吗?”这离化疗才几个月。

“您新烫了头发啊?”

“不是,吃了埃克信、中药,头发又黑又卷,”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新病友都说陈阿姨不仅舞跳得美,心眼也美,“我从那个地方过来的,非常了解当时他们的心情,只要有一个人来问我,想不开,我就会跟他们说,劝导他们。”

“治疗,关键是心理,一定要开朗,要坚持,坚信我是最棒的 ,一定会好,即便来了,面对即将面对的东西,上天就是这么来考验你的,把心胸放开,不钻牛角尖。”

“放开你的心胸,走出你的家门,大自然、运动会给你生命,舞蹈给我了生命。刘会长都康复20多年了,我也能。”

活动结束后,陈阿姨和曲阿姨打起了乒乓球,说要给我们露一手,跳舞,运动,都是好手。舞协来人,催着陈阿姨过去,再过几个月,她要带着她的舞蹈队,征战全省。

寄情舞蹈,舞出了生命乐章,舞蹈与生命同在。


0.059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