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预约时间

航天人的幸福生活

姓名:施金樽    性别:男    年龄:70    癌种:乙状结肠癌

上海康复乐园选送      021-62946188                   

举国关注的嫦娥一号探月即将开始进行,在这节骨眼上,让我们巧遇了一对航天人。

几次采访下来,施金樽老师是我看到的气色最好的病人,满脸红润,目光炯炯有神,言谈中气十足,神思敏捷,面对这样一个采访对象,想知道的东西实在太多,他的康复秘诀在哪里呢?

施金樽是老航天人,专业是导弹发动机,一辈子和航天打交道。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以后,在上海工作了四年,为了国家的国防航天事业,响应上海市委市政府的号召,支内参加三线建设,去了贵州遵义,那一年,是1966年,68年他的夫人也到了遵义,这一呆,就是30年,1997年底退休,1998年初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上海,出去的时候,风华正茂,回来的时候,已是两鬓斑白。

那个年代的口号是备战备荒为人民,要准备第三次世界大战,所以从上海抽调了一批精兵强将,一到贵州,他们就进入了山区,百废待兴,一切都要重头开始,没有一间像样的房,只好住在牛毛毡搭的简易房内,外面下大雨,里面就下小雨,生活的艰难并没有让这对航天夫妻气馁,他们始终对未来充满憧憬,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去。

刚回大城市享受闲暇生活没多久,一场灾难悄悄降临。2001年10月30号那天,施老师大便明显出血,像这样的状态实际上差不多有一个多月了,但一直以为是痔疮,所以也没有声张,这次引起了老伴的注意,坚持要让他去医院看。

老伴陪着施老师去了浦东的仁济医院,找到了王绍华(音)医生,他是消化系统的资深专家,化验出来有问题,立即又做了肠镜,医生觉得事态严重,就专门和施老师的夫人谈了话,说大致确诊是乙状结肠癌,要做手术。

施太太听闻这个消息,倒没有被击倒,航天人的意志很坚强,而且她也不打算隐瞒自己的丈夫,她告诉丈夫,发现还算及时,只拖了一个月,不要紧,行动上要重视它,思想上要漠视它。

她的信任是对的,施老师也没太把这件事看得太重,反过来还安慰她:“我的一个同事患这个毛病二十多年,开刀以后中药调理,不是一直都很好嘛。”

对于不堪回首的往事,施老师体现出惊人的记忆力,没有看病历,却能把哪一天发生了什么事说得清清楚楚。

我11月10号住院,17号进行了手术,30号出院,病理切片证实为恶性。02年1月开始化疗,共六次,在这期间,四处打听中医的信息,找到了民生中医门诊部,那时还在淮海路上。

前面化疗的反应实在太大,非常痛苦,我已经承受不了。

服用何教授开的汤药和埃克信以后,接下去的化疗就明显没有了以前那种痛苦,身体恢复十分迅速。

刚开始的时候,一个月换一次方,后面过渡到两个月换一次方,埃克信一直吃,每天三次,一次5-6粒,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大便通畅,对我们这种病而言,这一点十分关键,另外饭量增加,睡眠好。

现在每次到何教授这里来看病,他都会说你的气色真好,我也很自豪。

施太太在旁边打趣:“现在家务活他全包了,我为辅,回上海的时候,分了房子,很大,有160多平方米,都是他来打扫、清洁,早上我去打太极拳,他就在家烧饭,走路特别快,体力很好,刚发病那阵散步我等他,现在总是他等我。”

施先生继续说:每年检查化验一次,各项指标一次比一次好,癌胚抗原一直在正常范围之内。

第一年复查的时候,肺部有一个结节,第二年检查,结节也没有了,肺部很干净、清楚,血脂稍高一点,但那是另一码事,通过饮食调整也都得到了改善。去年春节我们也放心地去了一趟瑞士看儿子,那里是大氧吧,条件很好,如果是生病那阵,是不能奢望的,没有人会放心。

那时也不敢告诉旅居国外的儿子,怕影响他的学习,比较好的是我们还有一个儿子在身边,彼此有个照应。

中药吃吃停停,现在基本上停用了,埃克信也逐渐停用了,一直吃灵芝精片。别人见我这么好,纷纷让我介绍经验,亲家公见我就说:“是不是医院弄错了,你根本就没得癌症吧!”,那怎么可能呢,病理切片摆在那里,抵赖不了的。

我们当时有机会免费参加保健康复协会,但因为居住在浦东,路途遥远,另外旅游的话,在外面睡觉我们也不太习惯,就放弃了。

但我一直喜欢运动,念大学的时候就是学校运动队的,每年都参加北京举行的马拉松长跑比赛,成绩不俗。这个习惯对于康复很有帮助。

施太太和蔼可亲,知书达理,经常做着补充:我们现在非常信任中医,西医做不到的它做到了。

中医是全面调理,这就像整个大环境好了,生态好了,我们的健康就有保障。内部的情况是一个道理,一个器官有问题,肯定牵涉到其它器官,必须综合起来治疗。

施先生对民生充满感激:何教授医德高尚,像他这么有威望、有成就的大专家,在我们平常老百姓眼里,非常了不起,但他对病人非常耐心、和蔼,很会解除紧张气氛,这是老病友的共同体会,对症治疗加上思想上放松,对病人的康复非常有利。

施太太应该对文学比较感兴趣,话锋一转,谈到了何教授的《爱上中医》:何教授曾经把他的著作送了一套给他们,读了以后,他们感到何教授不仅在学术上有高深造诣,在文字表达上也很精炼,十分可贵。

知识分子之间历来有点文人相轻,但长时间接触下来,我们体会到他确实有才能,确实有专干,我们的年纪虽然比他大得多,专业不一样,但我们十分尊重佩服他的能力与为人。

个别人,所谓的科学家反对中医,当时在电视上看到这样的新闻,他们很气愤,不可理解,“我怀疑他们是不是文盲,比一般老百姓都不如,怎么能叫专家呢。”

“以前我们也看到过方舟子反对中医,比这次的早,到底是年轻,比较偏激,不了解中国,不了解几千年,我们的国家是怎样走过来的。民间是很支持信任中医的,中药、针灸在美国,在欧洲都很受欢迎,以前人家没有中医,现在逐渐接受了,当然中医也不能排斥西医,中西结合最好,一个治本,一个治标,标本结合,很多病就可以解决,就是病人的福气,SARS时候中医发挥了很大用场,对艾滋病中医也有独特的地方。中医是世界文化的瑰宝,独一无二,中国人有两套保障体系,这是很幸运的!”

施先生和施太太结婚有41年了,非常默契,举手投足间,均见爱意与关怀,多么幸福的一对航天佳侣!

和他们交谈,是非常惬意的事情,真有一种“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感觉。

整理完稿之时,欣闻嫦娥一号已经到达月球轨道,中国人的登月梦想初步实现。我们希望这对为祖国航天事业贡献一生的老夫妻也能永远健康幸福地生活下去!


0.056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