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预约时间

乐园,我们的家园

姓名:吴婉妹   性别:女   年龄:56   癌种:乳腺癌

无锡康复乐园选送       0510-82709471

家属:我是吴婉妹的丈夫,今天白天,大家刚给婉妹过了五岁生日,回首这几年的点点滴滴,就象迈过了一生,我和婉妹走到现在,付出了太多,却也收获得更多,婉妹能够有第二次生命,打心眼里感激您和康复乐园的“战友们”。

当拿到乳腺癌的诊断书,想了很多话来安慰妻子,面对她的那刹那,却一句话说不出来,反而控制不住,比她先哭了出来。

晚上回家望着妻,忽然觉得很陌生,活生生的一个人就这样会变没了吗?您也一定知道,作为癌症病人的家属,压力和痛苦并不小于患者本人。

手术、化疗后,一系列痛苦的过程,接下来该怎么办?婉妹就象怀揣着一颗定时炸弹,随时引爆,日子如履薄冰。

白天在公司,总会担心妻子,膀臂会不会又疼了,是不是一个人又想不开,哪还顾得了工作,就在那时,一股陌生而温暖的声音,通过电话传递而来,听婉妹发泄,听她唠叨,陪着她说一些高兴的事,遇上什么特殊状况,直接打个电话过去,人便过来了,上班的我,很多时候浑然不觉。

在医院的那段日子,这些善良的人,每周都会过来探望我们,带来他们亲手制作的花朵,一句句温暖的鼓励,一回回的欢声笑语,就是这些看似简单的细节,支撑着我们夫妻俩坚持下来,有人在关心我们,在抗癌这条艰难的道路上,我们并不孤独。

后来知道,这些善良的人就是您和康复乐园的朋友!

第一次学功的情景历历在目,那天我陪着妻,天刚蒙蒙亮,就来到了乐园王老师教功的地点——梅园松林下,这里树木繁茂,空气中环绕着晨雾,医生说,氧细胞充足的地方对肿瘤的病情有益,因为癌细胞厌氧。

妻子很专心地跟着老师的动作,一个动作一定做到标准,王老师本身就是一位康复了十几年的癌患者,看着妻认真的劲,我内心又酸又高兴,或许从王老师身上看到了希望和勇气,妻子第一次如此强烈地想活下去。

每天喝很苦的中药,每天凌晨五六点练三个小时的郭林功,但她从来不叫一声苦,“王奶奶都83岁了,喝起药,大口大口地,毫不含糊。”我知道,王奶奶是乐园里最会唱歌的病友,是她教会了婉妹放下心结,是她教婉妹唱歌,一路力挺支持成为歌唱队的领唱。

不相信,不承认,到接受残酷的现实,进而顽强的斗争,如果不是你们的帮助,我的妻子不会这么快走出悲伤,勇敢地与癌斗争。

有时我忙得忘了取药,乐园的同志会亲自把药送到我家,有时干脆煎好了,直接端过来,等我到家,妻子已进入香甜的梦中。

当手术后,妻子的右臂疼得举不起来,医生让妻子锻炼,妻每挪动一点,都会疼得满头大汗,病友都在为妻当啦啦队,为她加油,似乎妻的成功就是大家的成功。

您自掏腰包,组织乐园的朋友,患友、工作人员,两天两夜没合眼,筹划了一场慈善的募捐活动,为那些没钱治疗的癌症患者筹集救命的钱,其中包括那刚满10岁的脑肿瘤小患友,母亲双乳切除,父亲高位截肢,家里一贫如洗,只有等着死神的一天天来临,他的经历都让大伙纠结了心,做起宣传格外卖力,您带头捐赠了一箱埃克信和多副中药,那天吸引了几乎所有当地知名媒体,做了一系列跟踪报道,最终筹得8万多善款,让大家真切地感受到社会的温暖,在这里妻子和大家都说:“我们不再是单纯地为了续命而续命,感受到活着的价值,我们也能给世界留下点什么,不白来这一遭。”

也提供给我们这些患者家属相互交流分享的机会,妻子对我说,更坚定了她以后的目标和方向,好好地活下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朋友,看着妻子和大家笑开了花,癌也只能远远躲开了吧。

别人看来,我们肯定就是悲剧中的主人公。

但是这几年下来,妻对周遭的事、对周围的病友越来越热心,越来越爱笑,有时,一点点小事,能让妻子乐上半天,惹得我都忍不住好奇,“什么事这么开心?”

也许,平日里忙碌于工作、家务,操心于人与人之间的纠纷、矛盾,而无暇去发现、享受生活中点点滴滴的“开心”。

也许,到了生命中重要的关口,才忽然意识到不能让这剩下的生命浸泡在泪水里、苦闷中,而要尽情去欢笑一下。

婉妹前些日子刚跟我说,她听医生讲起一位患者,生病前行事作风果断有魄力,事业非常成功,但一做完手术和化疗,却陷入了极度地恐惧之中,以前商界的朋友过来探望,他也避而不见,身体藏着巨大的压力,免疫力急剧下降,癌细胞迅速转移,第二天妻子忙找过去,想帮帮他,这位病友却已经走了,期间只不过短短的三个月时间。

这件事给我们的震撼很大,一直听说“80%以上患者不是死于治疗期,而是死于康复期。”现在真切地感受到了,一个人内心力量的作用,“如果他能够象我一样碰上这群战友,肯定不会这么早走。”

我们何其幸运,认识了您和康复乐园里帮助我们的这群人。

只有经历生死搏斗的人,才能切身体会到生存的珍贵。只有共同经历患难的人,才能真正感受到情谊的珍贵,这五年来,您和乐园的朋友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今天婉妹的五岁生日,您和乐园朋友的心意,我们都感受得到,您满场张罗的身影,“战友们”纷纷送上的祝福,精心准备的舞蹈,我和妻子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和妻子都有信心走过十年、二十年!

那些正在康复或还在为之奋斗的患友,我们一起努力往前跑!


0.060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