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预约时间

童心不泯老教授

姓名:金善琪    性别:女    年龄:73    癌种:甲状腺癌

上海康复乐园选送      021-62946188           

金老师特别符合我们对女性高级知识分子的一般印象,戴一副精致的眼镜,温文尔雅,打扮端庄朴素十分得体。

得知我们要录像,金老师稍微有点慌张,连连说,不要急,不要急,等我先理理头发,整理一下衣着。看得出来,她非常重视自己的形象。

金老师今年73岁,但从她的举止和容貌来看,比较年轻,而听她讲话,更要让人怀疑她的年龄了。

她始终面带微笑,说话的时候轻言细语,经常会比较“顽皮”,我想象,年轻的时候,她一定是那种人人喜欢有点“作”的大家闺秀。

金老师生肿瘤的历史算是很长了,30年前,甲状腺就不好,开过一次刀,30年后,甲状腺的问题又出来了,但这回,开刀就不那么容易了。

大夫顾虑重重,毕竟年龄不饶人,心脏不好、有脑梗、胃肠道不好,不开刀,幸许还可以活几年,一开刀,打麻药,可能就再醒不过来。这位负责任的大夫做了权衡,也和金老师及其家属做了充分沟通,最后决定还是不去动它。

手术不能动,又不能置之不管,金老师想一定要找个好中医看一下。《健康财富》上连续刊载的《博导谈肿瘤》系列文章吸引了她,她对何裕民教授的观点十分认同,因此在06年初,找到上海源生中医门诊部,开始服用何教授开的汤药和成方。

一年半过去了,在这期间,大便好,胃口好,原来的消化道症状基本消失了,最主要的是甲状腺肿大的结节不但没有发展,还明显地缩小了。

“带瘤生存”思想对她的影响很大,她说:“没开刀,没用西药治疗,两年活下来了,生活质量一点没受干扰,如果我没有心脏病、脑梗等等,可能可以开刀,但是生活质量肯定会下降。

正是看到中医药有这么好的效果,到冬天的时候,我还会来民生开膏方调理,把血压降下去。”

她认为那些反对中医的人很无聊:“以前我在电视上看到过有人反对中医,主持人和他辩论,没有什么必要。中西医结合有特点,中医自己也有特点,不能否定中医的作用。”

来源生中医门诊部看病以后,她受的启发很大,她生病后心理很害怕,但在这里接触了圆桌诊疗,见到那么多的情况很稳定的患者,害怕的情绪就缓解了。

她自述一直关心健康问题,年轻的时候也一度动过念医学专科的念头,比较遗憾的是后来念了外语,她不无感慨的说,如果现在自己是做医生的该有多好。

她自费订阅不少健康类报章杂志,还买了不少这方面的书籍,占了整整一个书橱,至少管四五千元,这些年能够保持得这么好,恐怕于此不无关联。

她的康复体会是不要老想着自己的病,“像我,上上下下都是问题,除开刚刚讲过的心脏、血管问题以外,还有关节炎、颈椎病、胆结石、子宫肌瘤、高血压引起的肾脏问题等等,颈椎病开过刀,子宫肌瘤也开过刀,人不是机器,不是光换换零件这么简单,一定要认清楚自己的情况,不是三十七,而是七十三,自然的功能退化不可避免。

这两年的生活相当满足,就向炒股票赚到了钱一样,可以说是意外之喜。不舒服,吃中药调理,心情不舒服,要会自我调节。”

她的子女在国外发展,就俩老夫妻在家。

说起夫妻相处之道,金老师颇有心得:“有个伴,相互可以照顾,老爱人的身体也不太好,老伴相处,就是尽量不要讲气话,活得开心一点,相互之间还是要相互尊敬,像他在家烧好饭,我总是会说‘谢谢侬了’,你敬我爱,是家庭和谐的保证,马上就要到我们结婚五十周年纪念日了,人们说这是金婚,五十年同甘共苦,不容易。”

保持心情愉快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她的经验是每次醒来,都会提醒自己,这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而我还是很健康。

平常则是常在小花园里走走,调节生活,不能老是闷在家里,否则自怨自艾,免疫力也会跟着下去。

她对何教授主编的《现代中医营养学》评价很高,她说:“何教授主编的图书很有水平的,质量很高,思路清晰,实用性强。另外一点让我感动的是讲出来的话一句就是一句,没有含糊其辞,模棱两可,能担责任,该怎么做,患者的方向就明确了。我对中山医院的专家也比较熟,许多都是好朋友,有几个大专家在门诊时讲的话也是这样的风格。”

“何教授的医德很高尚,像他这样有名望的专家,一点不摆架子,对我们这样的小平民也十分和蔼可亲。”

“源生门诊部工作人员的服务很热情,售后服务好,也比较有纪律,以前常有病人要求插队,他们把关比较严,不容易开后门。”

当我们问她金婚纪念日是否准备搞活动时,她露出一丝羞涩,“年纪大了,不能太兴奋。”当我们说到她不是小平民时,她也乐了:“我又没有告诉何教授我是大学老师。”为人很是低调。

她的普通话比较标准,可能和她多年的大学教授有关。在访谈中,她还经常夹些英语单词表述思想,结束的时候,她问我:“Where do you live?”让我愣了一下。英语已经是她的一部分。她同意我们的采访,也同意和其他的患者分享她的经验,但是她不愿意泄露公开她的私人信息,结束的时候,她千叮万嘱,要和我拉勾,订下盟约,而我当然是满足了她这一小小的要求。


0.056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