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预约时间

我的恩人——上海中医药大学何裕民教授

姓名:李橙香    性别:男    年龄:71    癌种:前列腺癌

南通康复乐园选送       0513-85230543

2003年对我来说是一个极其不平凡的一年,是我人生道路上面临生死抉择关键的一年。时年3月15日,我因前列腺肥大增生,住进市区某医院进行气化电切治疗,主任医生未进行术前化验检查,就气化电切,术中才发现有硬块,后进行切片化验确诊为前列腺癌。一星期后,才告之我家人。

这突如其来的恶讯,真是晴天霹雳。一家人不知如何是好,精神上趋于崩溃,陷入深深痛苦之中。当天夜里,老伴辗转反侧,彻夜未眠。她想,把这难以置信的事实,憋在心里总不是办法。

白天,她强颜欢笑安慰我,关怀我。病情传出,亲戚、朋友、同事都来探望鼓励我。可是病情还在一天一天地急剧变化,右肺骨头疼痛,折磨得我难以忍受,脸色焦黄,人逐渐消瘦,身体极度虚弱。

医生建议,只有到上海,南京大医院进行手术。老伴只好把医生诊断的结论,慢慢地渗透给我,使我能理性地接受这一面临的事实,以便配合医生治疗。

4月1日出院后,为了治病我几乎跑遍南通大小医院寻医问药,后决定住进南通人民医院作进一步检查。经核磁共振,ECT全身骨病扫描等多项目检查、化验报告表明,前列腺特异抗原Ecl>100ug/L,游离PSA =27.39ng/ml。进一步证实癌细胞的存在,并已扩散到胸椎、腰椎、盆腔多处部位。病情已属晚期,生命危在旦夕,也无特效药治疗。4月29日,我被迫再次出院。

在这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想,我只有振作精神,与疾病抗争,这是唯一的出路。于是我开始学习医疗知识,积极地探求科学治疗方法,收集各类资料进行比较。有医生对我说,你的病情必须进行放疗、化疗,才能控制住。

通过学习,使我认识到,化疗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也杀死好细胞,权衡再三,我想,根据我的身体状况,如果放、化疗可能弊多利少。回想,在住院期间与我同住院的病友,磷肥厂驾驶员张xx,退休职工冯xx等同志与我病情相似,朝夕相处,无话不谈。他们由于选择治疗方法不同,相继去世,心理很不是滋味,他们的悲剧一直在我脑海中浮现。

难道癌症真是不治之症吗?痛苦和悲伤真的难以迎来心灵的平静和脸上的微笑。当我在茫茫雾海之中时,得知南通市癌友康复协会,可帮助癌友走出阴影。于是,我找到了徐会长、黄郑周同志,他们热情地接待了我,帮助我,指导我正确地对待疾病,正确对待自己,讲癌症不等于死亡的道理和许多癌症康复者的故事,要我树立战胜癌症的决心和信心,千万别被癌症吓倒,生命是自己把握的。7月19日,我又应邀参加了南通市癌友康复协会成立三周年庆典活动。

会上,给每一位癌友赠送一份纪念品及介绍癌症康复知识的材料。当翻开中华时报第11版时,“零毒化疗”四个字映入我的眼帘。

“零毒化疗”就是既要做到像化疗一样能有效地杀灭癌细胞,却无任何毒副作用,同时,又能有效地提高免疫功能,以利杜绝癌症的复发转移。反复学习,通篇报道,使我茅塞顿开,如获至宝。使我看到了光明,看到了生命的希望。

因此,我与家人商量后,于7月23日,冒着高温,专车去上海民生肿瘤医院,请著名肿瘤专家、博士生导师何裕民教授亲自诊断。那天等候就诊的病人很多,排着队,依次轮号围圆桌而坐,当一位病人就诊结束,大家就顺时针移动一个座位。何教授坐在最右边,左边有两个助手协助工作。轮到我时,心情既紧张又焦虑。只见何教授拿起我的病历,ECT及其他片子仔细看。经把脉、望舌苔、询问病史,不放过一点疑点,那严谨认真和蔼可亲的工作态度,使我轻松了许多。

从那天起,我按照何教授开的汤药和该中心研制的产品按时按量服用。二个星期后,奇迹出现了,骨头疼痛有所减轻,睡眠好转。8月26日,又去上海请何教授复诊。经过三个月治疗,脸色红润,精神大有好转。后经骨像扫描,病灶基本消失,PSA正常。如今,我仍在服何教授开的中药,康复效果很好。

在我的康复过程中,我深深感到:何裕民教授德高望重,中医抗癌经验丰富,是一位好医师。他和他所带领的医务工作者,为我们广大癌症患者带来了春天般的温暖和生命的希望,使我终身难忘。


0.0583s